发电机组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发电机组 >

“有他们在,咱们安心”——走近航天员背地的

发布日期:2021-08-23   

  “有他们在,我们安心”

  在太空厨房,中国航天员喝着自产的酸奶,吃着口味丰盛的热饭菜;不必靠地面运送,他们就能在太空呼吸新颖的空气,饮用干净的循环水……在太空中“出差”两个多月了,航天员在天和核心舱里的生涯越来越自若。

  北京时间2021年8月20日,经由约6小时的出舱活动,神舟十二号航天员乘组第二次出舱活动美满完成。在这当面,有这么一群默默贡献的航天人,在地面陪同和守护着航天员在太空渡过的每一天。

  航天员教员团队:为航天员提前“吃螃蟹”预备预案

  航天员出舱活动是我国空间站任务的重中之重。空间站舱外建造、舱外装备装置、保护、维修、调换和实验样品回收等,都需要出舱活动。

  在出舱活动中,中国航天员中心航天员支撑室内,联合显示屏上实时显示的出舱画面,航天员教员吴昊在给地面航天员同步解读出舱程序。任务胜利,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安全返回天和核心舱,吴昊长舒了口吻。

  吴昊先容,航天员顾虑的,他们必须先想到;航天员做到的,他们必须先做到。超重耐力训练、低压训练、模仿失重训练、野外生存训练等,但凡波及生理极限、危险的训练,航天员教员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航天的高危险无处不在,更有很多未知的挑衅。从2017年开端,航天员教员赵阳承当起航天员空间站出舱活动模拟训练的任务。跟着任务邻近,赵阳每天泡在水槽里,天天依照出舱活动6小时的尺度,与航天员一起开展训练。持续水下训练4个月,忙起来一天只睡4个小时,只吃一顿饭。

  为了尽可能模拟外太空环境,赵阳严厉设计训练场景,分解到每个动作,细化到每个姿势,辅助航天员敏捷、安全地找到返回的路。每次训练,他都与航天员一起,将应急返回的时间一分一秒地缩短。航天员们说:“有他们在,我们安心。”

  “无论你做了多少预案,你想得再多,总会冒出意外,算无遗策只能是咱们的尽力目的,良多时候,须要随机应变。”赵阳告知记者,救生训练,是为了训练飞船下降在应急着陆区、救济职员不能按时达到的情形下,航天员必需实现自主出舱跟野外生存的义务。航天员教师王焰磊还记得,在巴丹吉林沙漠,航天员教员团队发展48小时的预练习。日夜温差高达39摄氏度,夜里,大家挤在沙漠掩体里,固然用火烤着,但后背仍是一片冰冷。就这样,他们验证了航天员沙漠生存训练科目设计的公道性和可行性。

  环控生保团队:为航天员打造合适的生存环境

  在以往的载人飞行任务中,航天员在太空生存所需的氧气和水都从地面携带,也就长短再生式环境控制与生命保障系统。而在空间站,航天员在轨时长超过3个月,仅靠地面补给不仅代价昂扬,而且也不能满意任务需要。因而,在空间站天和核心舱内,环控生保系统通过利用再生生命保障技术,首次实现舱内的氧气和水循环应用。

  在密闭狭窄的空间站舱内制作一个相似地球环境的可轮回性命保障系统,且长时光稳定运行,难度可想而知。这个空间站任务的症结技术,由中国航天员中央环控生保室来攻克。

  微重力前提下,水气分离是个困难。无论是电解制氧、水处置、尿处理,还是冷凝水收集、尿液收集,都要用到水气分别装置。太空中的水气分离安装,不现成产品。

  一个均匀年纪不到35岁的科研团队,在2011年受领了这个艰难的任务,从论证到初样研制再到正样,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研制团队访问了海内十多少家大学和科研院所,做了数千次试验,直到装置知足寿命、可靠性和稳定性等要求,前后花了近10年时间。

  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研究员、空间站系统副总设计师刘朝阳介绍说,再生生命保障技术的应用,大幅减轻了地面的补给压力。按照3人在轨飞行盘算,每年能够节俭耗费性物质6吨。

  航天服研究团队:保证“飞天战袍”相对保险牢靠

  比起首次出舱的“神七”任务,空间站任务中航天员要进行长时间的舱外操作,对舱外服机能提出的请求更高,需要具备使用时间更长、安全可靠性更高、灵活机动性更好、测试维修性更强的特色。

  “做航天服需要精致,更需要耐烦。慢工才干出粗活。”中国航天员中心航天服工程研究室主任、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张万欣说,做一副舱内服上肢限度层需要130多个小时,做一副舱外服下肢制约层需要260多个小时,装配一套舱外服需要将近4个月。

  舱外服上的头盔面窗,是航天员进行出舱活动时察看外界的窗口,由中国航天员中心研装部服装车间生产。头盔面窗有多层,最里层名为双层压力面窗,它是全部头盔的承压密封构造,直接关联到航天员的生命安全。为做到绝对安全可靠,承压资料要经过多轮抉择、测试,除尘、粘胶、缝合、密封等47道工序需要破费两个月。

  “这些工序听起来简略,但流程相称庞杂、严格、过细。”中国航天员中心研装部副部长邓小伟说,在双层压力面窗制造进程中,有一次,有两粒密封胶的碎末进入了密封的面窗夹层,“这两个碎末也就沙粒大小,吸附在面窗夹层下沿,实践上对视觉没什么大的影响,却成了我们的‘眼中钉’。”科技人员尝试了各种措施,终极只能将碎末打扫到边沿区域,就是无奈吸出。为了做出完善的面窗,技术人员转变出产工序,彻底解决了密封胶穿刺发生过剩物这个问题。

  飞控团队:在地面昼夜守护航天员

  此次是神舟十二号飞船发射以来的第二次出舱活动,在这背地,天地之间各参试单位和人员倾尽全力、从未停歇。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神舟十二号任务总工程师谢剑锋介绍说,近两个多月,北京中心对神舟十二号飞船及核心舱组合体实施了24小时不间断的跟踪测控,先后完成了飞船与核心舱组合体的交会对接,守护航天员顺利进驻核心舱,开展日常的工作与生活。

  在轨工作期间,飞控团队组织各系统完成了天地通话、第一次出舱等运动,各项工作进展有序。谢剑锋说,自7月7日至8月10日,空间站任务测控通讯指挥部组织各系统,按规划开展了散布式运控模式下空间站组合体的各项飞控工作。

  近一个多月来,飞控团队依据任务需要组织召开飞控组会和联席会,对要害技巧状态进行研讨审议。“航天器在轨期间,我们应用天地基测控网对中心舱组合体开展日常测控跟踪,按打算实行了空间站组合体飞行模式转换、平台巡检等各类主要节制,有效保障了各个体系的工作状况稳固,数据收发畸形。”北京航天飞翔把持核心空间站任务副指挥杨彦波说。

  与此同时,地面工作人员与航天员之间亲密配合,按方案开展了多项迷信试验。针对应急和异常问题,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央组织各系统配合开展空间站运控景象保障,及时宣布气象预告信息,实施测控网调剂,处理各类异样情况,确保航天员与航天器的平安。杨彦波表现,北京航天飞行掌握中心将组织空间站任务团队做好任务总结,完成好后续关键控制和重要节点的筹备工作。

  (本报记者 章文 本报通信员 占康 宋星光) 【编纂:叶攀】